凌笑-沉迷于美色

十八叉坑品低,不定期爬墙跳坑,北极圈冷cp都是我菜,自割腿肉自产自销,爱他就要虐死他,爱剪辑会使懒的找资料,一堆脑洞补不上,ooc都是我的锅,飙婴儿车飙到肾虚,飞不动改滑翔,开始细水长流清水文模式

【楚白】贼不走空

并没有什么意义的日常?
随意憋出来的一篇没啥意义的文
哈哈哈哈哈开心就好啊(被打)
ooc都是我的锅,感谢各位看官不嫌弃(瘫)
——————————————————————————
是夜,更过三声,七侠镇静悄悄的,打更人的声音悠悠的传出去老远。这个时辰,连鸡鸭狗猪都休息了,白展堂还瞪着眼睛瞅着乌漆麻黑的房顶嘬牙花子。
不是白展堂不想睡觉,而是心里头闹得慌,翻来覆去实在是睡不着,脑海里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没完没了地浮现出来,让人气闷。
这一切功劳,还得拜那位不知在哪儿风流的楚某人所赐。
想那日在望春楼,白展堂扒在窗外透过半掩着的窗缝,瞧见那人站在床榻边擒住床塌内姑娘攥着花簪的手,眉眼带笑眼里的柔情都快化成一滩春水溺死个人,而坐在红帐里的姑娘衣衫有些凌乱,红着脸又羞又恼瞪圆了一双杏目蹙紧秀眉瞪着姓楚的某人。
白展堂脑内立马脑补出了姑娘羞愤难当抵死不从,楚流氓调戏良家妇女霸王硬上弓的世纪大戏,虽说望春楼里的窑儿姐身世没有几个清白的,但好歹这鱼水之欢也得你情我愿吧,人家姑娘明明白白的不乐意,姓楚的还抓这人家姑娘的手腕子笑的一脸流氓样。
禽兽!磨牙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心里头五味杂陈有点不是滋味儿,白展堂想着是直接破窗而入指着那人的鼻子把那人骂个狗血淋头还是文明点儿走正门来打断屋内的苟且之事。
白展堂这边儿怎么别扭暂且不论,屋内正在行不轨之事的楚留香可是在听到窗外那人咬牙切齿的“禽兽”时,一下子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正所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前些日子楚留香去寻白展堂,白展堂抱着柱子死活不肯跟楚留香去办案,如今倒自己偷摸地跟了过来,还正撞在这节骨眼上。这半个时辰前还相安无事,好不容易劝动姑娘肯把证物相交,楚留香起身随姑娘到床边就感觉到了窗外那人熟悉的气息,心里有些惊讶但更多是欣喜,想着想着不由得嘴角上挑笑了起来而这时本在找寻物品的姑娘突然从枕头下抽出一根金簪冲着楚留香的心窝子就戳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楚留香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下意识就伸手擒住了那姑娘手,于是就有了白展堂看到那一幕。
到最后白展堂还是没进去,一是他打不过楚留香,二是……他跑不过楚留香,别一会过完嘴瘾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被人给逮住了。
屋里的楚留香感觉那人的气息散去了,知道白展堂已经离开,叹了口气伸手抽掉姑娘手里的簪子,看着那人,不由得开口道:“姑娘啊姑娘,你可害惨楚某人了。”
回忆结束,白展堂真想给自己一嘴巴子,人家在那儿温香软玉的,自己还搁这儿瞎操心,不想了不想了,睡觉!拽过被子蒙住头,白展堂闭着眼睛在被子里数绵羊,刚数了没几个白展堂突然噌得一下坐了起来,有些紧张又不确定地皱着眉顶着房顶,房顶上有人!
脚踩在瓦上的声音不大,但白展堂还是听见了,第一反应是楚留香来了,转念一想若真是楚留香,自己根本不可能察觉。
房顶上的细碎的响动停了,那人落在了后院。
有些紧张地吞了口口水,白展堂轻手轻脚地翻下地,抄起枕头垫了垫,觉得太软没杀伤力,摸黑跑去柜台,拿起了秀才的镇纸和砚台,点点头觉得够劲,埋伏在门边等着那人一掀帘就照头给那人来这么一下,不死也得晕!
心里想得挺美,等着那人掀开门帘踏进来白展堂手里的凶器还没挨到那人的边呢就被一股巧劲儿打了出去,一击不中,白展堂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不好!这不是一般的小毛贼,是个高手!神色一凛白展堂下意识地想使出葵花点穴手,还没来得及点上那人呢,就被那声熟悉的“小白”和那股熟悉郁金香气硬生生止住了动作,险些闪了腰。
“楚留香?!”看清来人后白展堂心里一松随后又不由得燃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哎呦我说楚香帅啊,大半夜不睡觉又出来搞副业啊?”
话里话外的挤兑楚留香是听了个明白,他倒也不恼只是摇了摇折扇笑道:“小白不也醒着?难不成是在等我?”
“你可拉倒吧,”翻了个白眼,白展堂一屁股坐在长条板凳上,拎起桌上的茶壶也不管是不是隔茶就给自己倒了一盏,“我这是听见有人鬼鬼祟祟在房顶上,这才起来看看,哎呀没想到这轻功第一的楚香帅也有被人发现的一天啊……”
笑着摸了摸鼻子,楚留香没有接话,本是有意让那人发现这脚下这才用了些力道,没成想反倒给了那人耍嘴皮子的机会。
见那人没说话白展堂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又想到望春楼里那一幕,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白展堂开始登鼻子上脸,继续道:“难不成楚香帅在温柔乡呆久了,体力不支了?”
嗯?眯了眯眼,楚留香看着开始翘尾巴的白展堂,觉得有必要用实际行动告诉某人什么叫体、力、不、支。
咋吧咋吧嘴,白展堂觉得有点渴了,端起茶盏刚送到嘴边就被一只精致漂亮的手给截胡了。不明所以地抬头看着站在身边楚留香抬手将茶水尽数引尽,刚要开口那人俊美的脸庞就在白展堂眼前放大,微张的唇上覆上一片湿润。
“唔?!”
这湿润的一吻太过漫长,漫长到白展堂感觉快被那人生生憋死了。意犹未尽地舔舔白展堂的嘴唇,楚留香伸手暗示性得抚上了白展堂的腰,白展堂一个激灵赶紧伸手按住在腰间作乱的手,吞了口口水声音都有些打颤:“你你干啥玩意儿啊?!”
“这不是小白你说的吗?”手指灵活的挑开那人腰间的带子,楚留香笑得温文尔雅,“自然是出来搞副业。”
“哎哎哎你干啥,别,别动,我这儿没值钱的东西给你偷啊!”被那人顺利扯掉腰带白展堂死命抓住自己的衣领子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古语云,贼不走空,没有东西可偷,那就只能偷人了。”
“没脸没皮!啊别,别……嘶,楚留香啊不,香帅,香帅,别啊……我再也不敢了!哎妈杀人啦……”









「朋友,你听说过什么叫卡H吗?如果没听说过,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什么叫卡H」










看什么,已经没有了。
听墙角可是会被香帅偷的内裤都不剩的。

【楚白】殊途

第二章: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想要彻底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
记忆有得时候就像一个叛徒,越想忘记的人和事反而记得越清晰牢靠,哪怕有再强的自制力能将关于那人的回忆尽数封存,多年后再次见到那人时,往昔的点点滴滴又如泉涌般抑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白展堂没想到会再次见到那个人。
江湖之大,想再遇到那个风一般的人谈何容易;江湖之小,缘分未尽,总会在不经意间再次相聚。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着一 刀两断相忘于江湖,可事实上又哪儿有这么容易,山不转水转,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所以白展堂在看见那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完了完了掌柜的,”白展堂趴在桌子上嚎,“这次真完犊子了,老天爷看我过的太顺就派了个凶神来 压我!”
“什么凶神啊老白,”郭芙蓉吐了瓜子皮,一只脚踩在长凳上,“我跟你说,别管什么凶神,赶踏进这个门姑奶奶我一掌给他排出去,老白别怕啊~”
“小郭,脚。”佟湘玉扫了了一眼郭芙蓉踩在长凳上的脚,小郭赶紧把脚撤下来,赔笑拽着袖子擦了擦踩过的地方。
什么凶神,还能有什么凶神,白展堂翻了个白眼,嘟囔道:“还能有谁,盗贼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楚……”白展堂不往下说了,因为他嘴里的凶神正站在门口摇着折扇歪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还是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就目前对于白展堂来说,神一样的对手和猪一样的队友是并存的。
衡山派掌门莫小贝迅速把门闩放到一边双手背后一脸无辜地赔笑着说道:“我、我白大哥,我这不是听见有人敲门嘛……”
白衣公子收了折扇缓步迈进店内,温润如玉的面容嘴边噙着文雅而又疏离的笑意,浊世翩翩佳公子,当之无愧。
白衣公子还没来得及开口,白展堂就跳起来往外赶人:“走走走,没菜没房打烊了打烊了!”
“哦?”白衣公子也不恼,看着炸锅的白展堂轻笑道:“这日上三竿就关门打烊,莫非这是黑店不成?”
佟湘玉一把扯开白展堂连带着众人一起把老白推到后头去,这才赔笑开口道:“不能不能,他胡说的,额们小店做得都是正经生意,额们也都是良民,那种损阴德的钱赚不得的嘛,这位公子你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啊?”一边说着,佟湘玉一边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着那人,头戴玉冠身穿云锦白袍,就这一身行头都够店里翻修一遍,来头一定不小,能让老白怕成这样,可别是京城来的大人物吧……
“我是来找人的。”说着,白衣公子的视线落在蹑手蹑脚趁机开溜的人身上,笑意更深,“小白,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冷不丁地被点到名字白展堂动作一顿,别来无恙?我谢谢你啊!如果你不来我不但可以无恙还能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默默在心里诽谤着,白展堂不情不愿地把迈进后院的脚收回来,转身赔笑道:“哎呦,客官您叫我啊,我就一跑堂的,客官您找我能有啥事儿啊……”
“叙旧。”
我呸!千里迢迢费劲吧啦地跑来这穷乡僻壤找我,鬼才信你是来叙旧的!不对不对,本来也就没什么可叙的,白展堂一脸不信地看着那人,半晌决定将装傻进行到底:“哎呦,这位客官你这肯定是认错人了,您瞅瞅您这穿金戴银的,我就一跑堂的,怎么可能跟您认识,要不这样,我帮您啊,上衙门打听打听,兴许能给您找着!”
嗯?摸了摸鼻子,楚留香右手执扇轻轻敲在左手掌心,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笑道:“甚好,我与小白相识于一个夜晚,那晚我正在望花楼花魁的……”
楚留香不往下说了,因为白展堂飞扑过来捂住了他的嘴。
我的妈呀好险……松了口气白展堂瞪了一脸无辜的楚留香一眼,那意思这种丢脸的事你也敢往外抖搂啊?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然后呢?”
“什么然后……”白展堂一回神,对上五张写满好奇的脸,“哪,哪有什么然后!那啥,掌柜的我出去一趟啊!”
“哎展堂……”佟湘玉刚想叫住白展堂,那声“哎”还没说出口,站在门前的两人就不见了踪影留下众人在大堂里面面相觑,佟掌柜看看小郭:“这是啥子情况嘛……”
一拍桌,郭芙蓉站起来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通过老白以上种种反常的举动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正所谓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是啥?”
“这是一个又帅又有风度的债主!”郭芙蓉捧着脸一阵傻笑。
“切!”众人一阵泄气,秀才瞅着一脸花痴的小郭,酸溜溜道:“也不一定啊,富贵者多薄命也……”
“去,子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白了秀才一眼,郭芙蓉拽拽佟湘玉,“掌柜的你别说,这人不会是什么微服私访的大官吧?”
“你别扯了,那也太高调了吧?”李大嘴放下啃了一半的馒头,“你瞅瞅人家那身衣服,你再瞅瞅咱这衣服,算啥微服私访啊?”
“哎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京城的大官,都流行这种!”
“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佟湘玉抿了抿嘴唇,从圈椅上站了起来,“ 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保住老白……”
莫小贝眨眨眼看着满面愁容的嫂子,嘴角一抽,是只有她一个人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吗?!
拽着楚留香跑出去老远,直到西凉河方才停下,喘匀了气刚想摆手白展堂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牵着那人的手跑了一路,赶忙像摸到烫手山芋一样噌地抽回了手,暗暗叫自己的名字,白展堂啊白展堂,堂堂盗圣五年前被人牵着鼻子走五年后也没啥长进,大男人牵小手这种没羞没臊的事儿都做的出来!
白展堂那边怎么别扭暂且不提,被牵了一路的楚香帅感觉那是相当的好,本来被那人装傻的态度弄得有些气闷,如今这手一牵,心里那点气闷也被从掌心传来的温度给冲没影了,再看到事后那人懊恼的神色,楚香帅心情就更好了,若不是情况有些紧急,他倒是起了逗弄那人的心思。
轻咳一声,楚留香抖开折扇看着撅着屁股趴在桥栏上的人,压下那点小心思觉得还是应该先把正事说清楚:“小白,我此番前来……”
“打住!”一摆手白展堂打断了楚留香的话,“我呢,已经退出江湖了,小日子平平淡淡过得也不错,打打杀杀的日子不适合我,你啊,瞅见着西凉河没,从这跳下去前边儿就是码头,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这件事,与你有关。”
轻飘飘的一句话,堵得白展堂没话说,这时候要是捂着耳朵大喊不听逃跑似乎太缺乏男子气概了,然而白展堂是真的不想听,不为别的,只因为带消息来的人是楚留香,楚留香和陆小凤简直就是一对天生的自带麻烦体质,而且他们俩带来的麻烦,往往是白展堂解决不了的。
“我最近可安安份份的没惹什么人啊!”松了口,白展堂换了个姿势斜眼看着那人,“我这都退隐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谁来寻仇啊……”
“这件事说来话长,小白,恐怕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凭啥啊?”一甩头发白展堂转身就往桥下走,“咋的,光天化日你还能打劫不成?你让我跟你走就走啊,那我多没面子啊,好歹我也是……哎,是啥也不能你让我走就走啊!你啊,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就此别过,再也别见!”
挑了挑眉,楚留香站在桥头看着大摇大摆快走远的人,突然开口道:“一日三餐,工钱按十倍照付。”
楚留香的声音不大,刚刚好能落进白展堂的耳朵里,脚步一顿,白展堂十分没骨气地小跑着重新回到了那人面前,赔笑道:“瞧你说的,我哪是哪种人啊……你说咱们去哪儿啊?”
楚留香笑着看着那人,一收折扇,迈步往客栈的方向走,所答非所问道:“有点饿了啊……”
“嘿呦喂,我说你走前还得先讹我一顿啊是怎么着?”白展堂双手环胸看着那个自顾自往回走的人,明明都是贼瞧人家着风光的,凭什么老让那家伙牵着鼻子走啊,握拳虚空冲着那人的背影比划了一下,白展堂企图做最后的挣扎,“喂!姓楚的,你怎么这么有信心我一定会跟你走啊?”
“你猜。”脚步不停也没有回头,但楚留香知道那人一定会跟上来。果不其然,白展堂不一会儿就跟上来很自然地伸手搭在了楚留香肩上。
“哎,事先说好,我这趟可不是白跑的,还有啊,我都金盆洗手了打打杀杀偷鸡摸狗的事儿我可不干了啊!”
用扇子拍掉那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楚留香看了那人一眼,点点头:“那是自然。”
“哎,还有啊,以前那点事儿你可别给我抖搂出去啊!说漏嘴我可跟你急眼啊!”
停住了脚步,楚留香好笑地看着一脸警惕的人,作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微微皱着眉头,道:“嗯?以前的事可挺多的……小白你指的是哪件啊?”
“给你脸了啊……”白展堂嘟囔一声,有些不耐烦地提醒了一句,“就几年前那晚那点破事!”
“啊……”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楚留香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原来说的是白少侠从望春楼落荒而逃的那晚啊……”
“嘿没脸没皮的……”脸上一臊,白展堂气得跳脚,“我说楚香帅,就那点破事儿您能别记得这么牢吗?不是,你就不能记点美好的?阳光的?积极向上的?”
只是笑了笑,楚留香并没有接话,伸手拍了拍那人肩膀,继续往客栈走。
记得能不牢吗,毕竟是两个人的初遇啊……
“喂!姓楚的,你干啥玩意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都是我的锅,憋了这么久,两个人终于见面牵小手了
然后……路漫漫其修远兮
坑永远填不完
瞎 几 把 写吧(烟)

明明没开车,却说我有敏感词(陷入沉思)
哎呀血呼啦差的场面肯定要有的呀,不然怎么叫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江湖嘛……总不能让我写“一刀下去生长出了一朵朵小红花”吧……然后开头那俩人小孩子吵架一样“你告诉我我就放过你”“我就不说就不说就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样略略略”然后你给我一拳我打你一巴掌最后握手言和…………吧?????(进入委屈模式)

【楚白】大楚白文雅的狂飙婴儿车/ooc都是我的锅/放飞自我自割腿肉画饼充饥
防吞上图,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